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大公访谈 >
探访《大公报》天津旧址鲁 人
2019-07-10 22:35来源:admin

  早知道《大公报》一九○二年在天津诞生,是中国发行时间最长、时期最具影响的中文报纸之一。后来自己竟在早已迁至香港的《大公报》“大公园”上发表文字,便开始觉得这是一种奇妙的缘分。于是,产生了寻找《大公报》报社旧址念头,但一直难觅踪迹。总以为应该在天津的五大道一带,每每经过那里时,便留心注意,却始终无所获。直到央视播放纪录片《五大道》,才从中得知原来是在天津最著名的老商业区滨江道一带。纪录片未说明具体位置,我用手机拍了张截图,便奔了滨江道。

  手机颇旧,机屏颇小,到现场发现图模糊的很,请街上的保安帮忙辨认,也未看出个所以然。按图寻迹,竟扑了空。在滨江道一带纵横走了两趟也没寻到旧址的影儿。回家重看视频,才懊恼自己如此的粗心大意,光关注旧址,竟未注意到它对面便是曾经很有名气的四面钟。

  再去,很快便在四面钟对过看到了墙上镶了简介的报社旧址。纪录片说“一九○二年六月十七日,天津滨江道,这里是《大公报》的起点。”《大公报》报社最初的办公地点在法租界,一九○六年转入与之毗邻的日租界,即如今的旧址。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为形势所逼又迁回法租界。但法租界两次办公地点的具体位置似乎已无从考证。滨江道属法租界,不知是有史料显示旧址原在滨江道,还是纪录片为突出地理位置,选了更为人熟知的滨江道做旧址所在地,影像却是如今的旧址。

  如今的旧址就在距滨江道不远,并与其平行的狭窄的哈密道上。南北向的和平路从滨江道和哈密道贯穿过去。旧址正位于和平路与哈密道交叉的十字路口上,隔?和平路便是天津曾经的地标性建筑之一—四面钟。它曾巍峨地耸立在和平路与哈密道交界,方形钟楼四面各有一钟。在手表为奢侈品的年代,人们从它下面走过,都会有意无意地抬头看它一眼。如今在四周的高楼之中,它已显得低矮简陋,老态毕现,成为四十多岁以上人的一个记忆。

  和平路早变成了商业步行街,报社也变为一家眼镜店。这应该是一座巴洛克风格的欧式二层平顶小楼,装饰明快简洁,门窗上方有一些图案简洁的浮雕装饰,楼顶正面的边沿则有几处单面图案的装饰。不知小楼还保存了多少原貌,至少外观已被涂成与全街一致的微白的土。内部想必更已面目全非。冲?十字路口的楼角被削成一个平面,二楼开了两个窗,一楼开了一个临街的门。出门可左转沿哈密道向海河边;也可右拐上和平路,是个方便出行的巧妙设计。门一侧镶了块汉白玉石牌子,上书“大公报社旧址”,遥想当年,报社的编辑、记者,以至老总,进进出出走的便是此门了。小楼面向和平路一侧为正面,如今有两扇门和几个橱窗,不知是否原貌。

  《大公报》由清末弃武从文的维新人物英敛之创办,报名取意于“忘己之为大,无私之谓公。”宗旨则是:“开风气,牖民智,挹彼欧西学术,启我同胞聪明。”以后,身为保皇党的英敛之大约觉得大势已去,便将报社全部转给股东之一的王郅隆,以后又数次易主。以后又于上海发刊,抗战爆发后,天津、上海停刊,同仁便在武汉、桂林、香港、重庆等多地辗转发刊,为宣传抗战起了重要作用。抗战胜利后,经復刊、停刊等周折,最终唯香港一地的《大公报》发行至今。

  如今,曾经繁华的商业中心,已在多样的商业模式的冲击中渐渐被冷落。曾经攒动的人流泻去,只剩下稀稀落落的行人,整条街道变得幽静下来,彷彿沉寂在文字中的歷史,《大公报》报社旧址这座超过百年的小楼也变成了歷史的一个符号。

看浙江新闻,关注今天的中国国际军事报道新闻头条网微信

分享到:
版权和免责申明

凡注有"今天的中国国际军事报道新闻头条网"或电头为"今天的中国国际军事报道新闻头条网"的稿件,均为今天的中国国际军事报道新闻头条网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今天的中国国际军事报道新闻头条网",并保留"今天的中国国际军事报道新闻头条网"的电头。

每日关注

©2016  今天的中国国际军事报道新闻头条网  版权所有